茂名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军事

東莞制鞋企業缺工真相

来源: 作者: 2019-03-06 17:15:58

東莞制鞋企業缺工真相

中國鞋網10月13日訊,東莞缺工真相 一年前,因所在工廠倒閉,27歲的陜西農民工方兵被迫踏上還鄉路。在貧瘠的黃土地上守望了一些時日后,他又重回東莞。8月15日東莞智通人才市場招聘會上,方兵揣著一疊簡歷,在企業招聘攤位前推銷自己。讓他略感意外的是,每一個跟他談過的企業都發給他復試通知,甚至有企業要他立刻去廠里參加復試。方兵在東莞打工近10年,還沒碰到哪個企業招工如此急切。方兵注意到,不少招聘攤位前罕有求職者問津,而往年每個攤位前都門庭若市,遞一份簡歷都要擠出一身臭汗。 方兵所遇到的,正是2009年第二季度東莞勞動就業市場出現的新變化,企業招聘職位回升,求職者則相對短缺。智通人才市場8月份統計,每100個求職者面前,有151個職位可挑選。相比以前缺普工占大頭的狀況,本次缺工表現出對勞動者素質和能力的更高要求。 危機后“招工難” 從2008年至今年上半年,據東莞官方公布數字,共倒閉企業1207家,同時失去63萬個就業崗位。估計有上百萬農民工離開東莞。彼時的東莞,工廠倒閉風聲鶴唳,農民工討薪、卷鋪蓋還鄉的景象所在皆是。 然而僅僅時隔半年,從今年二季度開始,企業用工出現回暖,而且勢頭越來越明顯。4月份,一家臺資飾品廠的老板對記者表示,訂單有所回升,企業在蕭條中艱難獲得支撐。到5月份,她又告訴記者,工人已不能應付紛至的訂單,需要加招人手。 外貿訂單回升,帶來了用工需求的回升。今年二季度用工需求為18.7萬人,接近去年同期水平。三季度延續了二季度的態勢,智通人才市場統計,7月用工量比6月增加了15%,8月亦穩中有升,企業的招聘職位數已經達到去年同期九成。平均每個職位只有一名求職者應聘,幾乎達到“零競爭”狀態。對求職者來說,就業競爭不激烈,還可以挑挑選選,無疑是找工作的時機。但對企業來說,拿到訂單,卻找不到干活的人,眼睜睜看著利潤溜走,就像眼瞅著莊稼爛在地里。 萬氏達塑料包裝有限公司在智通人才市場租的攤位上掛著設計、分切、銅版印刷等招聘職位,但兩名工作人員枯坐一天沒有招到一名員工,二人沒等招聘會結束便收拾物品草草離場。招聘遇冷的企業不只萬氏達一家。在智通人才市場,每月產生8萬個職位,但求職者只有6萬余,缺口約2萬人,注定有一些企業招不到人。 缺工在東莞不是稀罕事,危機爆發前的東莞,每年七八月份都會發生季節性的“民工荒”,因為七八月是開工旺季,各廠都在用人,勞動力供不應求。每年開工旺季,會出現10萬人左右的用工缺口。金融危機后出現的用工短缺,在具體層面上跟以往有所不同,但有一點是相同的,缺工的都是勞動密集型企業,這是由東莞的產業結構特點所決定的。 每年四季度,企業通常會招聘一些人為來年做儲備,業內叫做“儲干”,但2008年四季度,卻少有企業“儲干”,人才市場一片蕭條。往年用工旺季在一季度已經開始,但在2009年一季度并未呈現旺季氣象,二季度才有了“旺”的苗頭。“用工周期的異動,跟金融危機對東莞外向型經濟的打擊有關。”智通人才市場公關部經理蔡小梅對本刊記者表示。此次缺工發生在金融危機后一年這個關鍵節點,分外引人關注。 結構性缺工 金融危機背景下的東莞缺工,具有鮮明的特征,其中主要的就是由經濟轉型引發的對設計、研發、營銷人才的追捧以及此類人才的短缺。 2008年金融危機延伸到全球產業體系,東莞外銷訂單銳減三成,靠“三來一補”模式縱橫30年無阻的加工貿易企業陷入出不去、進不來的困境。眾多企業為生存計,開始脫胎換骨謀求內銷通道。 開拓內銷的話,不能照搬國外的圖紙,而是要設計、研發適合國內消費市場的產品。以厚街鎮的家具制造業為例,以前接單生產,圖紙隨單送到,工廠不需要有自己的設計師、結構工程師。但要做內銷的話,歐風美雨的家具不見得迎合國內消費者口味,于是必須招這么一批人,來設計家具的款式、構造、流程等一整套工序。基于此,專業的設計研發人才開始變得搶手。 產品設計出來后,第二步是建立營銷渠道,這需要動用很大的人力財力。據理想人才市場營銷總監黃京介紹,早在2007年,金融風暴尚未波及中國市場時,不少厚街的家具企業看到國內市場潛力,已著手在內地進行營銷渠道建設。外銷和內銷渠道不同,所需的人才也完全是兩個概念。珠三角外銷體系先是由港資企業奠定“前店后廠”格局,隨后由數不清的外貿公司所構建,接單、派單、發貨、結算形成完善的流程。聚居在東莞海關附近的報關員群落表明這個體系已相當成熟和職業化。而內銷看重的是對大陸市場的熟諳程度,需要有市場頭腦和拓展能力的商戰之士。 營銷、設計人員的緊缺,與缺少普工的市場狀況有明顯不同,在人力資源管理領域,這被稱作“結構性缺工”。智通人才市場提供的數據顯示,今年4月份以來出現的用工緊張,具有明顯的結構性短缺特征。企業青睞有3至5年以上經驗的技術、生產和市場營銷人才,這部分用工需求占招聘職位總數的45%左右,相應為稀缺。 揭開訂單迷霧 東莞制造業占工業收入近九成,在內銷未見顯著成效的情況下,企業用工需求變化可被看作外貿訂單的晴雨表。進入5月份,電子、服裝、家具、食品、印刷等行業的用工需求急劇增加,表明這些行業接獲的外貿訂單有較大增量,訂單回升直接拉動了用工需求。近幾個月的統計數據顯示,廣東省外貿確有回暖跡象。表現為外貿出口額降幅收窄,5、6、7月出口降幅分別是21.2%、18%和15.1%,之前出口銳減的高新技術產品、機電產品都有大幅回升。 但廣東出口形勢的回暖,不能被簡單看作總體經濟形勢向好,更不能把外貿訂單的回升看成全球經濟復蘇的表現。中肯評價外貿回升,必須站在更高視野,審視廣東外貿企業的運行環境。 目前比較普遍的看法是,危機爆發一年后,西方庫存的產品已差不多清空,雖然居民消費能力下降,但基本消費需求仍須得到滿足,于是繼續在全球物色供貨商和生產企業。訂單重新下到東莞,并不意味著西方發達國家已闊步走出危機,只說明西方還未找到比東莞更廉價、便利的世界工廠。 經過30年培育,東莞在某些領域成為具有壟斷地位的生產商。雖處于全球價值鏈底端,附加值少得可憐,但產量在全球罕有其匹。比如鞋子,世界上每10雙鞋子,就有一雙是東莞制造。驚人的市場占有率不會給東莞帶來更多的議價權,因為東莞只是一個生產車間、一條流水線,產品議價權掌握在品牌擁有者和跨國集團手里。市場占有率高的好處是,由于我在全球供應鏈上舉足輕重,你不從我這里拿貨,就會有人打赤腳。另一方面,東莞在某些加工制造領域擁有全球完善的產業配套,雖然土地、水、電等生產要素的價格上漲,但綜合成本仍有競爭力。這是吸引訂單的另一個重要因素。 除此,危機下政府對出口企業出臺的一些幫扶政策亦對吸引訂單有幫助。東莞制鞋企業享有15%的出口退稅。就算國外采購方以金融危機為名壓價,鞋企在利潤全無的情況下,仍可通過出口退稅政策獲利。 據黃京介紹,厚街制鞋企業對普工有大量需求,與理想人才市場往來頻密。金融危機爆發后,東莞一些鞋企確遭采購方壓價,微薄的利潤再次縮水30%,但在出口退稅政策保障下,他們有訂單就全收。然后要做的,就是招工、擴產。 此外,季節性的訂單增加也不可忽視。每年圣誕節、萬圣節、感恩節前數月,東莞玩具、禮品廠會接到一些訂單。季節性訂單的增加同樣拉動了企業用工需求。這種季節性訂單通常不穩定,一個月內就可做完,黃京表示,他聽到有的企業放出聲音:“9月份趕完貨,又要給工人放假了。”這句話讓他想起去年10月的大蕭條。 農民工退潮珠三角 以前東莞加工貿易工廠接到訂單后,通常做法是讓工人不眠不休地加班“趕貨”,但新《勞動法》的實施,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這種行為,新法規定加班費為平時薪酬的1.5倍。無節制迫使工人加班,不光會將企業置于違法違規受重罰的境地,而且從成本核算考慮,支付的加班薪酬會直線上升。要知道,在農民工微薄的收入中,加班費占很大比重。 長期以來,農民工收入低的問題在東莞未有改善,工人的工資十幾年沒有明顯變化,低收入無形中在把人往外趕。金融危機爆發后,東莞工人拿到手的工資是1200~1600元,比危機前下降了100~200元。現在東莞工資標準是770元/月,低于廣州、深圳,也低于長三角很多城市。低收入和高消費讓很多農民工吃不消,很多人為此離開東莞轉投他鄉。 在用工緊缺情況下,東莞企業也沒有好好利用收入杠桿來吸引人才。據智通人才市場統計,今年上半年東莞用工待遇比起危機前沒有大的變化,工資未有明顯上漲,整體工資水平與去年持平。 在前香港駐粵經貿辦主任梁百忍看來,珠三角吸引人才的優勢正在失去。幾年前他到東莞黃江鎮出差時,見到每個大排檔擠滿了宵夜的年輕人,卻沒有一個工廠為工人開展職業培訓,上班時壓榨這些年輕人,業余時間任由他們荒廢。工廠只滿足于工人在流水線上作業的熟練程度,而不給工人提供職業生涯的進階之梯,與工人有關的一切看起來都是臨時性的。“在流水線上操作得再熟練,也無法成為合格的產業工人。”梁百忍說。 在雙轉移背景下,低學歷、低素質的勞動者在珠三角不再受歡迎,他們成為被轉移的對象。無論政府是否趕廠趕人,外來工銳減的現象是雙轉移政策推行者所愿意看到的。為確保地方官員堅定推行雙轉移,以人均GDP增速大于GDP增速作為考核官員政績的主要指標。無論是新莞人還是外來工,東莞政府希望拉低人均GDP的人越少越好。 可想,無論缺工缺到何種程度,廣東不會對那些文化程度低的外來務工者重新敞開大門。造成春運交通癱瘓的打工者大軍,越來越不可能重現了。

牛黄清心丸的功效
神经衰弱吃什么药
风寒感冒咳嗽怎么办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