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我的爱慢慢飘过你的网二

2018-01-11 15:47:51

我的爱慢慢飘过你的(二)

在这时我也没想我们以后会怎样,我记得乔丹说过一句话:一旦你上了场就别去想输赢。

那段时间只想每天都能见到无聊。

我们的开场白已成定式。

漓江烟雨:我的爱人可好

无聊:情人,我想你,嘻嘻

她常说:跟我说两句情话吧,嘻嘻

我绞尽脑汁跟她情话,但总不太上路我真佩服那些情种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我在这方面很笨我自己都讨厌自己。

漓江烟雨:我说我不会

无聊:那你怎么跟你的女朋友说的

漓江烟雨:好吧,你听好

无聊:嘻嘻

漓江烟雨:我吻你的左脸,再吻你的右脸

无聊:无聊脸红了

漓江烟雨:再吻你的……、唇

无聊:你真讨厌,我不跟你聊了

接着她跑到大厅里跟一个叫“风之子”的虫,说个没完。我也到大厅,跟“心雨”粘乎,我知道她存心气我,我也不甘示弱。可最后还是我败下阵来,用一对一跟她说

漓江烟雨:再不理我,我就到大厅说:我爱无聊。

无聊:你那有这个胆量

漓江烟雨:你敢小看我

无聊:量你也没这胆儿

漓江烟雨:好,我数三下,

漓江烟雨:三

漓江烟雨:二

漓江烟雨:一

无聊:别!!

无聊:别!!

漓江烟雨:嘿嘿

无聊:吓死我了,你真坏

她说这话,我真象在谈恋爱。

她大方、柔情。

我已经好长时间没加帖了。我堕入了我自己编织的温柔乡。

几天后有一天,她突然问我

无聊:那天你怎么了?

漓江烟雨:跟女朋友吹了

无聊:我猜得八九不离十,所以就来找我了是吗?

漓江烟雨:那你轻轻打我一下吧

无聊:我舍不得

一句话说得我痒痒的。

漓江烟雨:其实她不错的,只是我俩可能不适合吧

无聊:我有时也有这种感觉,我男朋友跟我说话的时候,我觉得很不真实

漓江烟雨:是因为远吗?

无聊:不是的,他与原来差好远了,在思维方面

漓江烟雨:可能他已经被和平演变了

无聊:跟你说话,我觉得距离很近,你给我感觉很棒

漓江烟雨:嘿嘿

无聊:你知道吗?今天我跟我男朋友通了,你猜我在想什么?

漓江烟雨:这那猜得到

无聊:我一直把那头的人当成是你

无聊:我原来以为不会这样的,我真的搞混淆了

过了好久,我和她一句话都没说,这时候我知道:我和她的关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说白了,就是我们的恋已经不可避免地走向了我们的真实的生活。

漓江烟雨:你男朋友不错吧

无聊:应该算好的那一类,但是我跟他从小在一起,总也没有跟你说话的那种感觉

漓江烟雨:我也有这种感觉

无聊:那以后怎么办?

漓江烟雨:你出你的国,我上我的

无聊:认识你之前,我真的很无聊,等待的感觉好难受的

漓江烟雨:我知道,就象我每天在这里等你一样

无聊:我打前我的意识还在提醒我,我和烟雨只是一种上游戏

无聊:你还记得我给你猜的那个急转弯吗?

漓江烟雨:我还记得

无聊:等我打完,我才明白:我的意识,它──在──撒──谎

这是一段脱离常规的感情,我也没想到会成这样,我对它的认识原来仅限于充实我的络生活和增添一丝色彩,就现在而言,我不能再漠视它带给我的感受。象徐志摩说的那样:人容易在生活中欺骗身边的人,到头来却自己骗自己。

我头一次觉得这张太沉重,与以前上的我大相径庭。我努力找回过去的状态。

漓江烟雨:我以前就因为撒谎挨我爸痛打一回

她也敏感地体会到我的这种变化,跟着说

无聊:情人真可怜,555──555 ──

漓江烟雨:无聊,咱们两家老人还没见面呢

无聊:你又玩什么花样

漓江烟雨:看我的,

我又开了一个窗口,取了个名:烟雨老爸,这时已经很晚,聊天室里就剩我俩了。

烟雨老爸:是谁在跟我儿子谈情说爱呢

无聊:快告诉我怎么弄的

漓江烟雨:真笨,再开一个窗口不就行了

不一会,她另开了个窗口,“无聊老妈in at 2:00”

烟雨老爸:原来是无聊,我儿子说他好喜欢你哟

无聊老妈:你少来啊,你儿子不学无术,专讨人嫌

烟雨老爸:我说亲家母啊,你说话要有证据

无聊老妈:谁是你亲家母,别乱说话

烟雨老爸:我儿子说他们都有那种关系了

无聊:烟雨,别说这个嘛,不然我走了啊

漓江烟雨:好的,好的

烟雨老爸:你女儿又在威胁我儿子了

无聊老妈:哼,那又怎么样,你儿子那傻样,那用威胁啊

烟雨老爸:你看他们谈恋爱有何感想啊

无聊老妈:我已经跟她说了,如果再跟那个什么漓江腌鱼的来往我就打断她的腿

烟雨老爸:亲家火气蛮大的嘛,那天出来坐坐,我请你吃饭就一个人来啊,嘿嘿

无聊老妈:你想干嘛!老不正经,你别叫什么烟雨了,干脆叫艳遇老爸算了,还不如你儿子呢

烟雨老爸:看来你是同意孩子的婚事了

无聊老妈:我可没说啊,这得看表现,长期的表现

烟雨老爸:我儿子最会表现了,你等着喝喜酒吧,到时咱俩再亲热亲热

无聊老妈:呸!我才不跟你瞎搅,我走了

无聊老妈out4:00

烟雨老爸:真没礼貌,最后叫一声:我爱无聊老妈!BYEBYE

烟雨老爸outat4:03

漓江烟雨:哈、、哈──哈──哈

无聊:哈──哈──哈──哈

我和无聊笑得一塌糊涂……

老一辈革命家辛弃疾同志说得好:醉里且贪欢笑,要愁那得工夫。

那天以后,我跟她的开场白起了变化。

漓江烟雨:我的爱人可好

无聊:情人,我想你

她的“嘻嘻”没有了。

而且一见我就打出一长串

“烟雨”

“烟雨”

……

我知道她是真的想我。

我听过一首歌,歌名记不清了,歌词有一句是花开了总要谢,讲的是很浅显的道理。我上上多了经常忘记好多浅显的东西。

无聊在那天晚上提醒了我。

无聊:情人,告诉你一件事,你别受打击啊

漓江烟雨:那会啊,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没有谁能随随便便成功

漓江烟雨:把握生命里每一次感动

无聊:行了行了,有完没完,再胡闹我不说了

漓江烟雨:好好,你说你说

无聊:我的签证下来了,下星期走

我一下愣住了,虽然我早有思想准备,但还是感觉突然,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漓江烟雨:真不如不说

无聊:对不起

漓江烟雨:没事,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嘛

无聊:到了那边,可能没时间上了

漓江烟雨:我会把我们的事儿写下来的

无聊:好啊

漓江烟雨:我们在一起多少天,我就写多少K

漓江烟雨:题目我都想好了叫《我的爱慢慢飘过你的》

无聊:很浪漫的名字,只是有点伤感

漓江烟雨:我会好好地记录我们的这一段日子

无聊:你发上BBS吧,我能看见的

漓江烟雨:我写得肯定没有那些什么痞子蔡和乔峰那么好,但要真实得多

无聊:没关系,我觉得好就行了,你说呢?

漓江烟雨:那我只写给你一个人看

无聊: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漓江烟雨:记得

无聊:那也是我第一天上。

漓江烟雨:你学得好快

无聊:你也是我在上遇见的第一个亾

她继续说:我很感谢你给了我这些快乐的日子

漓江烟雨:自己两个别客气

无聊:唉,我是一张就好了,把你罩住

过了好久,我俩没开口,我说我们聊点别的吧,轻松点的

无聊:你说吧

……

我下了机,难以入睡,睡前心不在焉地拿起一本络杂志乱翻,最后停留在一篇题为“络:神明还是魔鬼?”的文章上,它说:络发展得再完善充其量也是一种工具,INTERNET固然可以轻轻松松让你去雅典的帕特农神庙上发思古之幽情,去巴黎卢浮宫观摩达芬奇的《蒙娜历莎》,但你永远不可能在上吹到那怕是一丝的地中海的轻风、用你的双脚去感受一下卢浮宫大理石地板的清凉……、这就是络不言自明的悖论:把一切都给了你,但你到头来仍然一无所有。读到这里我感慨万千,后悔为什么没早一点读到这句话。

我二十天前为了这个看不见的络把我的女友丢了,现在又将失去我的另一位情人。

我原来的女朋友说得对,我没有感,完全是性情中人,但现在我觉得我终于有机会给自己赋予感。我想我不会让她为了我留下来

我的爱慢慢飘过你的网二

,她为了这次机会付出了那么多,她已经把她的希望和期盼全部放在了这条路。

我想:如果她答应我留下来,我又能给她什么呢,我何必自讨没趣。

我也绝不是那种自私的人。

接下来的几天我和她说话的情绪已经大相径庭,没有了那种幽默与默契,她不停地说她想见我,不停地问我想不想见她,我后来斩钉截铁地说别问了,我不会见你的。我和她经常无话,挂在上,相对无言,默默无语,我们在一种伤感的气氛中等待她离开我的那一天。

她即将启程的前一天下午,我和她又来到了聊天室

无聊:我的情人,我买好票了,明天早上的飞机

漓江烟雨:你明早吃碗米粉再走,到了那边可没这好东东

无聊:好的,我听你的

漓江烟雨:看见黑人就走远点,别去那什么不伦不类区

无聊:是布鲁克林区

漓江烟雨:对,对,就是它

无聊:我不在这里,你自己得早点休息,别上得太晚

漓江烟雨:你不在这里我都不想来了

无聊:我晚上可能不上机了,咱们最后再道个别吧,祝我好运好吗?

漓江烟雨:祝你好运

无聊:我到了那边会想你的,你不会明白你在我心里有多重

漓江烟雨:我知道

无聊:你不会知道的!!!

无聊:烟雨,我忍不住,我还是想问:你想不想见我?

漓江烟雨:不知道

无聊:你会留我吗?

漓江烟雨:不知道,别说了

无聊:我可以再问你一个脑筋急转弯吗?

漓江烟雨:说吧

无聊:你相信我现在是流着眼泪跟你说话吗?

我百分百知道这是真的,但我还是说,

漓江烟雨:讲点别的吧

无聊:我还有一句话想跟你说

漓江烟雨:你说吧,我在听

无聊:你是一个SB!!!!!!!!

这是她在上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

我没想到当天晚上会见到她。

那晚我没上,我怕我会受不了失去她的那份失落感。

我约了几个几年不见的同学出来吃饭,他们还常有联系,大家好久没见,大谈以前趣事绯闻,气氛热烈、投机,我几乎忘掉了这些天缠绕着我的困惑。

吃完饭的时候,我原来的同桌小冬呼机响了,复了回来说有个同事在医院缝针呢,要我过去看看,一快去吧。他望着我说,可能就你没见过,他们经常去我们单位玩的都认识,就在前面,反正今晚都没事,给点面子吧。

天下起了雨,我们跑到医院门口,他才说她准备出国了,最近经常上了,取了个名字叫:无聊。我差点没站住,我说你们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们。他们死活不干,生拉硬拽进了急症室。

我终于见到了她!

她躺在病床上,面色苍白,仍不掩清秀美丽,眉间透着一种忧郁,说话语气温柔,是那种可爱的女孩,跟我想象的一样。她的眼睛有点红有点肿,我知道她哭过。我没敢再看她的眼睛,一直站在最后,那种心悸的感觉阵阵激荡着我的全身。

她脚腕被摩托车撞出了一个五、六公分的口子刚缝完针。

一阵闲话过后,小冬跟她开玩笑说:你刚被撞的时候最想着谁

同来小林插嘴说:当然是我了

小冬说:你估计排名在一百位以后

看得出他们跟她很熟。

无聊露出一点微笑:我最想上去告诉我的一个友,

小冬:络上的感情都是骗人的

无聊她的眼睛闪着一种执着:我相信他不会骗我,我敢肯定,他只是不想耽误我。

原来她全明白!我心里掠过难以莫名的痛楚,我真想告诉她,你的烟雨来了,他就站在这里。可我知道我不能违背对自己的承诺。

医生在一边不耐烦地说:你们谁去交钱?

我说:我去吧,我这里离收费处最近

屋里一阵哄笑。

我知道我能为她做的也就是这些,也就是今晚了。

回到急诊室,他们开着玩笑,嘻笑一团,无聊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说:你们今天吃什么了?

小冬:什么都有,水鱼、穿山甲……

无聊:停停,我还没吃饭呢

小冬说:你明天要走了,再吃点漓江鱼吧

无聊:漓江鱼,漓江腌鱼,嘻嘻,真好玩

阿莲没听清她说:可能没有腌的卖

无聊:那就还是清蒸的

这屋里,只有我明白她在说什么。

我说:你们同学多聊会儿,我去买

我跑到夜市摊,给她买了一碗清蒸漓江鱼,

她坐在床上慢慢喝,她喝汤的样子惹人生怜,我两眼直直地看着她斯文地吃鱼、喝汤,呆呆地想:我是那条鱼就好了。

突然她抬起头说:我知道他的文章会怎么写啦

她看见周围的人不解地望着她,她吐吐舌头,说:不好意思,我又想友了。

我实在受不了这种折磨,那种近在咫尺却如同路人的折磨,转身出门,如果我还在她旁边的话,我会把她抱起来,吻住她的唇。但我的理智告诉我:你不能!我忽然想起了一位名人的名言:世上女人有两种,一种是你必须吻的,另一种是你不能吻的。无聊属于后一种。

我坐在门口努力平抑自己的心情,尽量使自己的思想往其他的路上走,但总是走不远。

也不知坐了多久,忽然里面一阵喧嚣,我回到房间里,医生说可以走了,记得吃点药。

无聊伸出双手头一歪顽皮地叫道:谁来背我

小林说:当然是我啦

小冬说:你是想揩油吧

我在旁边揄挪道:揩油也不找她啊,长得那么丑

无聊“恶狠狠”地望着我:你是第一个说我丑的,就要你背了,把你的腰压垮才好

我不好拒绝。

旁边小冬和小林做出痛不欲生状,逗得无聊笑个不停。她的笑容真的很美。

我背起她走到马路边,外面雨后的空气格外清新,她低声在我耳边说:谢谢,她的头发有一两根垂到我的耳根,痒痒的,我经不住晃了晃头,她细心地发觉到了,把头发捋了上去,调皮地伸出一个指头,帮我挠了挠,我说不用,我的眼眶已经湿了;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清香,沁入我的心肺,清新涤荡,她在我的背上柔软轻飘,我甚至感觉不到她的体重,仿佛与我融为一体……、

我真想就这样背着她站在马路上一生一世、永远、永远……、

可恶的记程车,它亮着两只残酷刺眼的大灯,驶向我们。

她低声地与熟悉的的人一一道别,最后她的眼睛望向了我,我迎上前去说我的腰还没有垮,她笑了起来然后轻声说:再见,后会有期。记程车慢慢启动,夜幕里她的眼睛仍深深地看着我,似要把我烙入她的眼敛,然后瞬然逝去,似乎已经感应到我就是她日夜在心的她的牵挂。我在心里说:我们不会再见面了!

深夜,我走在马路中间,踯躅独行,穿越了整个城市,我低头看着脚下的身影,路灯一会儿把它拉长、一会儿把它缩短,身边不时有车辆飞驰而过,有的放着音乐,有的悄无声息,周围湿润、凄清的夜风缓缓抚过我流满泪水的脸,吹起我的爱慢慢飘过她的……[1][2]

甘肃兰州治疗白癜风的医院是哪家
最简单的增高方法
有什么快速增高方法有哪些
什么运动能增高
北京根治癫痫病的医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